有品有闲系列文(一):什幺是有品有闲有文化?

相较于大多数年轻人所认为的不幸,斋主认为活在当代台湾是幸福的。

《老学庵笔记》笔记里面有句「三世为宦,方解穿衣吃饭」,意思是指当了三代的官,才懂得穿衣服和饮食的妙处。换作当代也有句「富三代才知吃穿」代表着同样的意思,或者更进一步的说,吃穿这生活上的简单行为,其实反而显示了一个人平时的生活水準,或者用我们平时比较通俗的用语来说,那就是一种品味。

台湾经历了那个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之后,自两千年后经济逐渐稳定,过去叔叔阿姨可能一个公事包提着就去开工厂赚大钱,但在今天这几乎不可能发生。不只是因为创业的相关规範都一一完善,更残酷的是在台湾几乎所有能搞的产业和生意都被吃得差不多,毛利率也因为竞争的激烈而越来越低,过去那种阶级快速流动的社会已经不再。

经济逐渐稳定的社会,意味着有钱人会趋于保守,也因为钱不再像是过去那样容易的赚而减少开销。如果钱赚得太容易,就会花得更加容易,这十年来的中国有钱人就是如此,所有的花费都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钱。而这些只是单纯为了证明有钱的浮夸炫耀行为,反而在多数富过三代的人看来是个可怜又没文化的土豪。

有品有闲系列文(一):什幺是有品有闲有文化?

但这种浮夸的炫耀行为,其实在每个逐渐富裕的国家都曾经发生过,像是十九世纪晚期的美国、战后快速成长的日本甚至在经济奇蹟的台湾身上都曾经有过。像是内战时期的美国餐厅如果没有五十道菜可以上,恐怕会被消费者嘲笑是给穷人吃的餐厅;日本人在80年代曾经为了证明自己的财力,疯狂购买印象派的画作,甚至把大部分美国的土地都买了下来;而台湾当年钱特别好赚的时候,也是把XO白兰地当作白开水喝,XO十年内在中国卖得也是特别好,但是在台湾似乎已经不再那幺受消费者们喜欢。

正因为社会的改变,这十多年来政府开始搞起所谓的文创,开始发展了所谓的文化事业。这政策几乎影响了各类产业,所有的店面都开始重视起了设计和情感面的价值。

以前人家总说「第一卖冰,第二做医生,第三开查某间」,但在今天就连想要卖冰,如果没有漂亮的碗盘、怀旧或是简约风的装潢,加上漂亮的制服,可能这类免洗冰店很难与那些新型的文创冰店相竞争。而医生过去最好赚的方式则是自己开诊所,但今天要开间诊所一方面除了要承担巨大的店租压力,一方面消费者还越趋希望有漂亮的诊所可以去。而就算要开查某间,如果还像是过去单纯的卖淫卖身体,恐怕也难以继续说服新时代的消费者。总的来说,整体社会从单纯的享受物质,转变为逐渐重视精神价值的体验,这就是「富三代知吃穿」的意涵之一。

活在当代台湾是幸福的,每天都可以见到整个社会越来越重视精神价值的体验。饮料店从过去单纯的卖饮料,现在开始重视整体品牌的形象和饮料杯的设计,最基本的麵店也开始重视起以前从不重视桌椅餐具和菜单排版等等。

但为什幺当我们在面临一家传统饮料店和一家文创饮料店时,即便文创饮料店的价位可能多五元十元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会选择文创饮料店呢? 甚至多数的人会认为选择文创饮料的漂亮饮料感觉起来比较有品味,有的人甚至还会一起拍照打卡上传社群网站,告诉所有朋友自己消费了一杯漂亮的饮料。

有品有闲系列文(一):什幺是有品有闲有文化?
范伯伦(Thorstein Bunde Veblen)

有许多人讨论过品味,甚至进到书店里面大概有着几十几百个文人雅士出的散文或是专书,讨论着甚幺才叫做品味,他们可能会形容品味就像是一种生活中的态度或是一种怡然自得的举止等等。不过在这幺多讨论品味的书籍当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一本经济学,是经济学家范伯伦(Thorstein Bunde Veblen)在1898年所写的《有闲阶级论》。

《有闲阶级论》整本书的概念就是讲述我们人类在社会中,就是想要证明自己比其他人类优越,所以同样的事务,如果要显得比他人优越,我们就是使用低效率的「浪费」行为来显示自我的尊爵不凡。此处的「浪费」并不等同于我们生活中经常用来贬损他人的浪费,请想像成因为自己拥有较强的资源和体能,所以可以用更耗费资源的方式来从事相同的行为。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就以吃饭来举例。其实若考量到经济效益的话,我们人每天所必须要供应的热量大概在1500~2000卡左右。若将这个卡路里以金钱换算,我们能吃饱的最低方式应该是吃廉价的泡麵,但事实上很少人选择这样填饱自己,填饱自己的方式从路边的麵摊、店面的滷肉饭、中价位餐馆到灯光美气氛佳的高级餐厅都有。这些多花费的成本,就是一种「浪费」。

随着餐厅消费的金额越来越高,除了食材和料理本身之外,装潢变得越来越高级、餐具也越趋讲求、侍者的训练和外貌也越加要求,甚至连厕所的空间都越来越宽敞。除了填饱肚子的食物之外的讲究,成为了一种「浪费」,而这种浪费的价值反而彰显了这顿餐的价值,甚至分辨食材好坏和料理技术的知识,也成了一种文化上的「浪费」。

有品有闲系列文(一):什幺是有品有闲有文化?

就像是平平是走路穿鞋子,好的皮鞋和高跟鞋就是做得不舒适,有些鞋子还需要用特殊的走路姿势来使用,但这些多花费的力气在他人眼中看起来,就像是个在乎鞋子的品味人士。

而不管要负担一顿高级餐厅的花费或是一双漂亮精緻的高跟鞋都所费不赀,而除了有钱以外,去高级餐厅总要理解其中的礼仪,穿高跟鞋也需要相搭配的服饰和如何走路的姿势,这些总合起来就被称作「有闲」,而能轻鬆且不负担的活在这种生活当中的人就被称作「有闲阶级」。

台湾这几年崛起的单品咖啡证明了大多数消费者不再满足于单纯拿来提神的咖啡,更愿意以一种品尝的心态去看待咖啡的味道。而前文提到过去的台湾饭局总是喜欢将XO给乾杯,但XO本身就不是拿来畅饮的酒类。而经过数十年,台湾最近流行的则是红酒课程,无论是品酒会还是品杯会都在所多有。

台湾的整体产业已经走入了讲求精神价值的品牌经营,多数能存活下来的店家,如果不是落入了讲求CP值的老套路,就多半是讲求包装、精緻和精神价值的有闲品牌。

而有闲其实不单只是呈现在消费生活上面,在戏剧、文化、艺术、社群网站甚至是男女感情上都可以看到不同方式的有闲。所有成功的东西当中,都必须带有与他人不同的有闲面向。

有品有闲系列文(一):什幺是有品有闲有文化?
《有闲阶级论》内页

讨论有闲,可以单纯讨论《有闲阶级论》中对于宗教、战士、社会阶级文化等等的探讨,但是斋主想把这本深深影响我的书,用尽可能接近生活的广度,来重新审视所有处于我们身边有闲的人事物。

在这系列文当中,斋主会讨论到高价精品如何营造自身品牌的价值、社会阶级的鄙视鍊、如何追逐品味、什幺东西是恶俗的、形象如何塑造、神话、礼物为什幺不同于一般商品、民主化之后阶级仍然存在吗,到实际讨论为什幺文青咖啡厅看起来特别有闲,为什幺NET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以及社群网站上如何分辨对方的社会地位等等,都将会讨论和说明。

之所以斋主这次选择讨论有闲,除了因为这本书是我此生最爱之一,更是因为在这个台湾正在转型的期间,需要有更多阅听人了解文化是如何形成,我们又要转变自己看待消费文化的态度。当我们面对一家新开的餐厅或是一家新的品牌时,我们又要如何分析他们成功的理由。

虽然说「三世为宦,方解穿衣吃饭」,但我们若是能更快的体会到这些文化上的差距和意涵,会更有助于我们生存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当代社会中。斋主衷心期待这系列文能带给你的影响和思维上的转变。

有品有闲系列文书单

艰涩的理论书

《有闲阶级论》Thorstein Bunde Veblen《道德情感论》Adam Smith《乌合之众》Gustave le Bon《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Erving Goffman《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Georg Simmel《神话的力量》Joseph Campbell《布尔迪厄社会学的第一课》Patrice Bonnewitz《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Walter Benjamin Essais

从故事中学习有闲

《高老头》Honoré de Balzac《情感教育》Gustave Flaubert《坎伯生活美学》Diane K. Osbon《一件五万美元手工大衣的经济之旅》Meg Lukens Noonan《想要买马车》《明天是舞会》鹿岛茂

实务经验

《奢侈品策略》Vincent Bastien、Jean-Noel Kapferer《恶俗》Paul Fussell《新精品行销时代》Markus Albers、Philip Beil、Dr. Fabian Sommerrock、Dr. Martin C. Wittig《品味,从知识开始》水野学《时尚百年风华》Cally Blackman

补充有兴趣和能力就看看

《寂寞的群众-变化中的美国民族性格》David Riesman、Nathan Glazer、Reuel Denney《现代艺术的故事》Norbert Lynton